卢沟桥事变始末:日军早已处心积虑全面侵华
责任编辑:zouyijun2015-03-17 11:51:54

  “七七事变”爆发前,日军主要人物在短短的二、三个月内先后到华进行了实地考察。

  同年6月中、下旬后两个星期内,在日顾问本部次长今井清率领下,日军在东北(满洲)进行了所谓的顾问旅行演习,现在看来,基本上可以看作全面发动侵华战争的预演。

  来华考察的日自己一回国,就开始鼓吹中国尤其是中国部分是如何排日、抗日、侮日等诸如此类。这些经中国实地考察回去的公平匡武与井本熊男等,其言论与当时其国内日军少壮派军官想法“不谋而合”(鼓吹“对华北一击”)。早在“七七事变”前,当时的日本东京,曾私下流传“七夕之夜华北将重演柳条湖一样的事件”。

  当时,日寇驻中国华北现地军“磨刀霍霍”,随时准备发起攻击。首先,驻丰台日军5月至6月以中队、大队为单位“不分昼夜”地进行演习。其次,驻日军司令部随时对驻丰台日军进行检阅。

  同时 日驻军旅团长、联队长及副官经常去该地一带检查。

  6月至7月上旬,举行了由日军驻北北平及丰台部分多数干部加入的在卢沟桥城北面实施的演习。

  关于“七七事变”当时日军战斗详报有如下记述。

  “第八中队(属驻丰台第三大队管辖)7月7日午后7时30分(晚上)开始夜间演习。演习内容为:1、“利用黄昏接近敌主要阵地,2、黎明冲锋。”部分从龙王庙附近向东面太瓦窑进行演习,该中队长令在龙王庙后进行。因知过夜间龙王庙附近配备有中国士兵,所以向东面进行演习。但在演习中,该中队于午后10时40分突遭从龙王庙附近中国部分既设阵地发出的数发子弹的射击。于是,中队长立即中止演习,吹起集合号。

  正在这时,又从卢沟桥城墙方向射来十数发子弹。这时中队长把中队集结在太瓦窑西面碉堡附近,查明缺少一名士兵。于是一方面准备应战,一方面派传令兵急向丰台大队长讲演。大队擅长午夜稍前在丰台宿舍接到第八中队讲演,决定立即出动,一面命令紧急集合,一面向联队长讲演。”

  “联队擅长7月7日零点左右突然接到第三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关于事件的概要和丰台驻屯部分决定马上出动的电话讲演,当即表示同意,并命令一木大队长马上去现地安排准备战斗。然后叫出卢沟桥城内的营上进行交涉。

  7月8日午前2时,联队长派副联队长森田彻中佐到现场调查,并令其要求中国方面负责人进行道歉。同时,派步兵一个中队、机枪一个小队与冀察方面调停委员同时进入卢沟桥东门内,第三大队的主力则集结于卢沟桥火车站西南方附近,做好随可开始战斗的姿态。”

  7月8日午前4时,在现场调查的副联队长森田中佐命令正在通州露营演习的第一大队立即到一文字山,“命令该部迅速在北平东郊旭日门外射击场附近集结,然后向丰台进发。”同时,“联队长在午前4时余接到第三大队长的电话讲演和请示,‘午前8时25分听到龙王庙方向三发枪声、中国部分第二次开枪,纯系敌对行为,请示应如何处理’?该联队长认为中国军二次射击纯属敌对行为,命令可开始战斗。时间为午前4时20分。”

  “第三大队的进攻。进展一如平时演习,15分钟后消灭了龙王庙附近的中国部分,并进至永定河右岸。”

  “联队擅长(7月8日)午前9时25分下达之命令,命令森田中佐指挥出动的部分,同时应要求卢沟桥中国部分撤到永定河右岸,必要时解除其武装。”

  7月8日4时20分,日本驻军向日本国内顾问本部和陆军省的次长、次官讲演事件发生的状况。同时于7时30分,对驻在天津东机局的日军(当时在天津的日军有驻在飞机场附近东机局兵营和靠近日军司令部海光寺兵营)、第二患者疗养班、军病马厂收疗班等下达了准备出动命令。

  8日15时50分,日军该旅团长河边到达丰台现地后,立即命令该联队主力集结于永定河右岸,决定从明天(7月9日)拂晓开始攻击宛平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